欢迎访问企业资讯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My title
国内经济 社会民生
国际经济 即时政策
地方经济 全球观察
企业资讯 金融证券
产业观察 互 联 网
财经数据 展会论坛
生活消费 家居建材 教育培训
科技数码 房产商情 旅游天下
投资理财 汽车资讯 女性时尚
企业学院 创业融资
企业营销 商业加盟
企业人物 公益慈善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社会民生 >

进 贤 县“招商”变“坑商”

时间: 2017-11-07 16:29 作者:无名 来源:中国企业资讯网 点击:

    合同被非法废约

  回乡投资办企业,不用自己建厂房,装修还补助800万,还可以免费租用园区厂房十年。

  面对进贤县招商引资的优惠政策,2015年,在深圳经营一家医疗科技公司的操先生回乡创建了江西华腾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并按要求花费巨资对零租金的厂房和办公楼房进行装修。

  可谁又曾想到,这“优惠政策”仅持续了两年也没兑现。今年7月24日,当地管委会以企业”违约未有效利用厂房”为由将企业生产设备强行搬空,员工被强行驱赶,厂房被侵占。公司方面称,此举不但打破了操先生返乡投资的所有规划,也给其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法律专家认为,当地管委会面对合同纠纷,采取粗暴的方式强行将企业搬空涉嫌严重违法。

  

  

  回乡投资办企业:却遭非法强行搬空、侵占,损失惨不忍睹!
“投资上千万元的企业,一夜之间就被政府强行搬空,并被侵占,真不敢相信。”说话的是南昌市进贤籍商人曹先生,他在深圳经营着一家规模较大的医疗科技公司。
曹先生所提到的企业叫江西华腾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华腾公司”),是他2015年回乡开办的,公司有30多名员工,曾经坐落在进贤经济开发区医疗产业园内。之所以说是“曾经坐落”,是因为在今年7月24日,公司被当地管委会的党工委傅广华、王帮文、赵彬等聚众打、砸、抢、废我司财物的强行搬空了。
黄涛是负责华腾公司日常事务的总经理,他向新法制报记者回忆起了当天发生的一切:“党工委傅广华、王帮文、赵彬等聚众开来了吊车、运货车及各种小轿车占满了厂内空地,陆陆续续来了近百名人员(有身穿制服的民警、城管,还有管委会的工作人员和社会闲杂人员)声称是进贤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的,都来不及交涉,公司的生产设备及办公设施被对方强行搬走,他们甚至没有告知我们,东西搬往何处,也未曾提供清单和任何法律文书。我们的员工用手机摄像,也被抢夺,并遭威胁恐吓,甚至有的还挨打了”
曹先生表述:听到进贤公司出事,我7月25日急忙从外赶回进贤,本想找有关人员交涉,没想到26日早上我前脚刚进公司,傅广华、王帮文、赵彬、孙耀文等人后脚就带领城管、派出所民警及便衣民警和社会闲杂人员60人左右,在没有任何法律文书告之情况下强行推倒损坏我司工厂电动大门,并强行闯入厂区追打我司员工,抢走我司办公用品、食堂桌椅、宿舍用品等东西,性质极其恶劣,社会影响极坏。

  9月7日,记者在华腾公司原址看到,大门口原本悬挂企业名称的标志牌已经被清空,厂区内也几乎已经被完全搬空。现场一位正准备入场办公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是新搬入驻的企业,对于这里之前的事并不知情。
想到自己花费巨资装修的厂房和办公楼,使用还没有两年就被强行“撵走”,公司的设备及办公设施也不知所踪,曹先生说:“这对于公司来说是一场前所未有‘劫难’,不但打破了自己返乡投资的所有规划,也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官官相护: 公安城管齐上战
“在我司没违法,员工没犯法的情况下,城管和公安凭什么法律依据参与聚众打、砸、抢、废我司财物的 ?”曹先生仍心有余悸且非常气愤的说道。
7月24日我司员工因现场拍摄取证时,却遭非法闯进工厂的人员追打并抢走手机,在万般无赖的情况下我司员工向在场参与的警察恳求保护,他们不但不帮助甚至冷言“警告”。实在没办法只好拨打110报警,没想到110民警只单方带走我司员工龚小波到进贤县公安局医科园派出所接受“笔录调查”,但更没想到的是办案民警竟在接受调查进行录音前威胁他不要乱讲话,否则对其家人要采取不利的措施。在接受完调查后我司员工龚小波还被办案民警胁迫说出手机密码,且被其违法强行删除手机里所有的拍摄有他们犯罪事实的证据视频和照片后才交还给我司员工龚小波,最后办案民警还丢下一句:“我们也没办法,我们今天不“搞定”你,明天我们就会被领导给“搞定”!”。
孙耀文副所长作为人民的公安,带领警察公然配合进贤县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傅广华破坏我司财物(几十人非法推倒我公司电动门),并抓人打人(有视频为证),知法犯法、伤民害财、其行为也极其恶劣、不做为且乱做为。并强行将操先生带到派出所限制其人身自由,性质极其恶劣,影响极坏(有视频为证)。警察是国家用来维护社会治安、保护人民生命和财产的人民卫士,岂能成为个别无良领导非法滥用职权的工具?

  新官不理旧账:丢失了政府的公信力

  据曹先生介绍,2015年,进贤经济开发区要打造医疗产业园,县里相关领导找到他,希望他回乡投资。那时他作为进贤县在深圳的创业人士,公司主营领域也是医疗器械,面对邀请,他决定回乡投资。

  受邀请回乡投资,那么进贤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又为何要强行将华腾公司强行搬离呢?

  事情要从曹先生回乡投资时和江西省医疗器械产业基地(进贤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签订的一份《厂房租赁合同》说起。

  《合同》显示:一、甲方(进贤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同意将医疗园标准厂房D区的全部厂房、办公楼、食堂、宿舍租赁给乙方(江西华腾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该区总占地面积20.48亩,实际建筑面积为18423.8平方木,其中厂房13638.28平方米,办公楼为2235.8平方米,食堂及宿舍楼为2550.04平方米。二、租赁期限为十年。既从2015年6月25日至2025年6月24日。

  合同中最关键是:租金为零,也就是企业方免费使用。

  对于公司违约一说,曹先生并不认可,他认为合同在约定生产的产品方面,罗列了一部分并采用“等”字样,当时只是要求生产此类产品,而自己企业生产的制氧机就属于此类产品,因此并不违反合同约定。企业入园后确实没有大规模投产,但这是由管委会方面原因造成的。

  记者采访当天注意到,在华腾公司所在园区内,一些企业并未正常投入生产,周边被闲置和荒废的标准厂房较多。

  

  

  

  当初签订的协议

  曹先生还认为进贤经济开发区管委会违约在先,他告诉记者,按照合同约定,甲方在乙方完成了厂房的全部装修工程的同时,确保“三看”生产效果给予乙方装修扶持资金。

  “公司投入1000万元对厂房进行装修,后来也进入了试生产,并且达到‘三看’效果。且当时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县政府领导分别多次带领各部门领导亲临现场参观并没有提出任何异意;政府还组织其他客商到厂参观学习。”操先生表示,其他同期入园的企业早都得到了这笔资金,曹先生的公司没有收到这笔装修扶持资金。

  曹先生表示,合同约定甲方应按照企业的用电需求安装变电器,但实际上企业用电一直不正常。2015年底,公司还专门就此递交报告申请给进贤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但仍未得到解决。此外,厂房内的基础设施包括电梯等都没有交付公司,厂区不具备大规模生产条件,所有公司不敢贸然将大量设备运过来生产。

  对于到底哪方违约,双方各执一词。傅广华认为,其他企业之所以能够获得装修扶持资金,是因为其他企业的装修工程是通过政府招标装修的,而华腾公司并没有如此操作,因此给予装修扶持资金于法无据。

  记者查看《合同》发现,合同中第五条确有约定装修扶持资金具体该如何给付,却没有将需通过政府招标装修作为前置条件。

  

  

  原来承租的厂房

  “ 企业入驻后,短短两年时间,不可能一下子创造经济效益。”采访中,曹先生说,在被强行搬离之前,当地政府多次找到他,提出要按照新的办法,收取入驻企业的厂房租金。

  “企业遇到问题,政府并没帮助我们解决问题,反而向我们要税收和租金,想推翻之前的合同。”曹先生说。

  实际上,这样的说法,记者在一份2016年11月9日由进贤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印发的《进贤经济开发区标准厂房管理办法(试行)》中载明:“标准厂房租金为每日0.15元/㎡(按季度收取)。入驻标准厂房的企业年纳税总额不低于150元/㎡。”

  公司方面认为,当初的合同中并没有关于税收和租金的约定,新增的规定并不能约束原来的合同。这就意味着2016年换届后进贤县政府后任领导抱着“新官不理旧账”的态度对待我们投资商 。

  “政府要带头讲诚信,决不能随意改变约定,决不能‘新官不理旧账’”。总理7017年3月5月在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上这一掷地有声的表态,传递出“一张蓝图绘到底”的信号,具有重要的警示意义。可是我们进贤县的相关领导,身为干部,理当说到做到。班子换届、干部交流是正常的组织人事变动。那些因诸多因素一时半会没有办完、办好的事情,只得留给接任的“新官”去解决。而不能为显示个人权威,对前任制定的政策等,不问是否可行,统统弃之一边,重打锣鼓另开张,忙于所谓的“推成出新”,突出自己与上任不同。一任领导一套规定,换届班子换种做法。就是典型的“新官不理旧账”,绝对的“坑商”!

  

  

  专家:管委会的行政行为涉嫌违法

  因为没有大量投产产生税收,企业和管委会互相指责对方违约。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出动人员强制搬离又是否合法呢?

  傅广华给出了“可能并不是很妥当”的说法。同时,进贤经济开发区管委会还表示,出动执法人员到现场强制搬离是一种“民事自救”行为,实属无奈。

  江西财经大学教授、宪法学与行政法学博士王柱国受访时认为,进贤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的说法难以成立,民事自救行为需要一定的急迫性,在这起事件中显然并不具备。在合同存争议的情况下,不管合同双方谁是谁非,应当走司法途径。

  “搬离过程中出动执法人员,应当认定是一种行政行为。”王柱国还认为,既使管委会曾给企业发过函,但也不能成为行政强制措施的依据。函并非正式的行政决定书,管委会作为政府行政管理部门,作出行政决定既要有相应的法律依据,还要保证企业有申请行政复议的权利。直接采取粗暴的方式强行搬离,该行政行为涉嫌违法,应对此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据华腾公司方介绍,他们虽在8月5就已书面向县公安局报案,但被抢的设备等财物仍下落不明,花费巨资装修的厂房仍被强占!而且向县纪检、检察院、公安、政府信访等部门的举报、控告、投诉、信访等并无进展。

来源: http://dy.163.com/v2/article/detail/D2KUNKLV0525DL1A.html

(责任编辑:中国企业资讯网)

企业资讯

更多>>

滚动新闻

更多>>

最新资讯

推荐新闻

主办:传播天下网络传播工作室
本网站文明办网,共创健康优质互联网环境 不良内容举报QQ:1991885561
技术支持:传播天下网络传播工作室 广告及内容合作联系QQ:1991885561